手机端

溥仪每天都注射男性激素

本文摘自《末代皇帝立嗣纪实》,贾英华著,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恩威并施”,这不仅是溥仪对我的态度,也是他对所有其他学生或大 臣的惯用伎俩。越到后来,我对此就越有体会。这也许是他惯用的“统治术 ”罢。

溥仪每天都注射男性激素

平时,我被他打怕了,也曾经因为受过点儿他的“恩惠”而不知多少次 地诅咒、发誓,要为溥仪去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这在当时,确乎是出于“ 忠心”的。

在伪满洲国那些年,最使我感动的,恐怕得算是溥仪为我“赐婚”之事 。

前边已经提起过,溥仪曾因我找了一个在日本人开办的学校里念过书的 姑娘作为未婚妻而大为光火,命令我退掉了那门亲事——尽管我们俩已经互 换了“庚帖”,而且见过了面,双方也早已同意的。

这个惟命是从的举动,深深地得到了溥仪的赏识。试想,在日本人的严 密控制下,他多么想有一举一动都听从自己的忠实“奴才”呀!对此,我是 心领神会的。

他的内心也非常明白,我能够舍去自己的幸福,而事事“遵命”于他, 这是多么大的牺牲啊。所以,溥仪也在千方百计地让人给我找到比较合适的 对象,换句话说,就是合乎他的标准的女人。

不久,此事有了眉目。

记得,是在一九四三年初春,溥仪派人把我叫到了西花园的畅春轩。

一进门,溥仪就挺和善地对我说道:“毓萳,你的终身大事,我给你考 虑好了。”

“谢谢皇上的恩典……”

我听了,异常感动,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了,只是一个劲儿地谢恩不止 。其实,我连女方是个什么模样的人还丝毫不知道呢。

“你瞧一瞧,怎么样?”

说话之间,溥仪递过了一张女人的照片。我看了看,从照片上瞧倒是相 貌还可以,实际上,我内心非常明白,这是所谓的皇上“指婚”呵。就是不 满意,也不敢轻易说出半个不字来的。

“这个嘛,是我让溥佳给你从北京找的对象……”溥仪慢条斯理地说道 。

我清楚地知道,溥佳又叫金智元,是伪满洲国宫内府的近侍处处长—— 溥仪七叔载涛的儿子,也是溥仪的贴身心腹之一,平时与我也算比较熟悉。

而溥仪居然让他专门为我在北京找了对象,我实在是没有想到。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