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受乾隆宠爱一生的“香妃”真实身份

在乾隆皇帝的40多个后妃中,有一位维吾尔族女子,她就是闻名遐迩的香妃。其实香妃是否遍体生香,根本无从考证。但乾隆帝只有一个维吾尔族妃子 却是史实。她就是容妃。在乾隆帝的40多名妃子中,有一名回妃,本不奇怪 ,可是在容妃死后的一百多年内,却引起了一批骚人墨客的兴趣,在容妃身 上大做文章,甚至编造出一个“香妃”的故事。从野史、诗词到舞台,绘声 绘影大肆渲染,竞达到了真假难辨的程度。

受乾隆宠爱一生的“香妃”真实身份

袁世凯为何拆掉“香妃寺”?

每次路过北京西长安街新华门的时候,就会想起它对面早已不存的普宁 清真寺,多少年前我还曾经寻访过它的残迹。在它旧址南侧的东安福胡同中 一个公厕的暗处,还真发现了砌在墙里的半圈汉白玉石券门,券门上雕刻的 石莲花还历历在目。

御批修建“京城第一门楼”

普宁清真寺始建于清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竣 工,与中南海的宝月楼(今新华门)隔街相望。由于是乾隆皇帝降旨御批、动 用国库内帑并由专人督工建造的“敕建”项目,可以想象当年这座清真寺的 规模和奢华。当时附近的维吾尔族和回族同胞均在此清真寺礼拜,曾经的盛 况,正像如今保存在历代帝王庙中,乾隆皇帝亲笔撰文的那方满汉蒙回四体 碑文中所记述的一样。清代在求同存异、尊重习俗、包容信仰方面的胸襟, 在碑记中表达得淋漓尽致。

整座清真寺占地二十多亩,寺内苍松翠柏,建筑恢弘,风格独特,别具 一格。非对称的布局建筑采用砖石结构,正方形绿琉璃瓦顶的大殿坐西朝东 ,四周各建有角亭一座,形成拱卫之势。重檐攒顶环廊的设置呈现出阿拉伯 的建筑风格,碧色瓦顶与朱色盲柱相映壮丽,极尽辉煌。寺的拱券形正门位 于寺北临街,高大的穹顶与邦克楼融为一体,成为寺中最具浓郁民族特色的 建筑,稳重中不失飘逸,清雅中不失绮丽,充分体现出中国西域建筑与传统 建筑相融合的瑰丽特征。

券门之上四柱单檐九脊顶的四壁轩敞楼阁高高耸立,玲珑秀美,振翅欲 飞,它就是拜前唤礼用的“邦克楼”,亦称唤礼楼。每当深夜登楼呼唤礼拜 之时,悠扬的唤礼声俯掠中南海水面,远播数里,成为当时的“京城第一门 楼”。

解思乡之苦的“望儿楼”

这个清真寺的建立和乾隆皇帝有着极大的关系。乾隆二十年(1755年)五 月,清廷派兵平定新疆阿睦尔撒纳的叛乱,解救了大和卓与小和卓两人。可 这两个人竟以怨报德,组织叛乱活动。

新疆和卓家族分为阿帕克和卓与额赖玛特和卓,香妃一家所属的额赖玛 特和卓拥护朝廷,反对分裂,遭到大小和卓的欺辱。乾隆二十二年,清廷再 次进兵新疆平定大小和卓的叛乱,香妃的叔、兄积极配合清军,乾隆二十四 年叛乱被平息。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香妃的胞兄、五叔、六叔和其他五 位首领等应召入京,被封官晋爵,史称“八爵进京”。

乾隆皇帝十分重视这支由八位维族首领和回教领袖带领的少数民族部众 ,将其编入八旗并下诏封居,安置在宝月楼南侧今东安福胡同一带,史称“ 回回营”,又称红帽子回回。随叔、兄奉旨进京的香妃被召入宫,乾隆皇帝 将她册封为和贵人。显然,这是乾隆皇帝统一新疆后,实行因俗而治的政治 联姻,以便达到长久稳固边陲的目的。此后,乾隆皇帝又下旨在回回营中兴 建普宁清真寺,供营中回人礼拜之用。

民间传说这座清真寺为“香妃寺”。说乾隆皇帝建宝月楼,是为让香妃 登楼与隔街对面邦克楼内的父母谋面,互诉衷肠,以解香妃思乡之苦,故民 俗称宝月楼(新华门)为“望家楼”。而香妃的父母思女来京,不能入宫,藉 登邦克楼与宝月楼中的香妃隔街相望,了却相思之情。查史溯源,寺虽不称 “香妃寺”,但回回营、宝月楼确与香妃有关。宝月楼虽建于香妃入宫前两 年,但香妃进京后,鉴于特殊的宗教信仰、生活习俗,她没有被安排住进皇 宫,而是住在宝月楼。

香妃在京生活了二十八个春秋,乾隆下江南、巡泰山等,香妃都曾亲自 随驾。在她香消玉殒三年后,年已八旬的乾隆于宝月楼前仍感慨万千、暗自 神伤:“卅载画图朝夕似,新正吟咏夕今同。”这也就难怪民间会演绎出那 么一段美丽的传说来。

体生异香的是容妃

民间围绕着香妃产生的故事盛传不衰。在乾隆所有的妃子中,只有容妃 一人来自新疆,无论从清宫档案还是官家文书都记载证明了这一点。二人都 是维吾尔族,封号都是妃,家乡籍贯、民族信仰都一样。容妃的五叔、六叔 、哥哥的名字亦是相同。由此看来,香妃和容妃皆是一人。在民间传说中体 生异香的香妃,即是容妃无疑。

民国初年,袁世凯任大总统时,把中南海作为他的总统府,将原本不与 外边相通的宝月楼改建为总统府的大门,以“新中华民国”之意取名为“新 华门”。同时在门内修建影壁,并将端王府一对石狮移于门前。从此,新华 门取代西苑门,成为中南海的正门。而新华门对面的清真普宁寺,袁世凯遂 以不宜直对政府为名,下令强行将寺门、礼拜殿等建筑拆除,修筑了一溜儿 灰色花砖墙,用以遮挡路南的民居。

站长点评:关于香妃,还有这么个传说:1788年香妃病逝,年届80岁的乾隆 老泪纵横,也曾生出将香妃的遗体送回喀什安葬的念头,但有悖于大清祖传 皇规。按规定,满清的后妃只能葬于皇家的东陵后妃园寝中,绝不准移送原 籍。乾隆陷入“两难”,在惆怅百结之中,忽地茅塞顿开,香妃,何不在名 字上作作文章。一个万全之策应运面生。 他命令雕工匠仿照香妃生前的体 型相貌加工了一个与真香妃一模一样的“香妃”。全身裹以白布,只留出面 部以便香妃家人现瞻吊唁。这居然蒙过了一大家族人。此时被册封为辅国公 的香妃的哥哥图尔迪亦已去世,乾隆便传旨将其兄妹俩一真一假的遗体同时 迁葬喀什,由香妃的家人护送灵柩回新疆。

100多号人的抬尸队伍,历经半年的艰难跋涉终于到达目的地。香妃的亲人们查看了香妃和她哥哥的遗体面容,确认无误后即刻下葬入穴。香妃的 遗体早已隐秘地葬在了清东陵,而那个檀香木雕制的假香妃,却登堂入室地 埋进了祖先阿帕霍加的墓之内,由此人们只记住了香妃和香妃墓,而对于墓 地的真正主人却疏于谈论。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