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隋唐英雄尉迟恭为何被称为“门神”

“尉迟”这个复姓不得不让人们联想到唐朝名将尉迟恭。他字敬德,官至右武侯大将军,封鄂国公,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然而,尉迟敬德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又因何被称之为“门神”?现在很多人已是知之不详了。以武勇称而终遇明主尉迟敬德,朔州善阳(今山西...

“尉迟”这个复姓不得不让人们联想到唐朝名将尉迟恭。他字敬德,官至右武侯大将军,封鄂国公,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然而,尉迟敬德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又因何被称之为“门神”?现在很多人已是知之不详了。

隋唐英雄尉迟恭为何被称为“门神”

以武勇称而终遇明主

尉迟敬德,朔州善阳(今山西朔州)人。铁匠出身,天然一副好身板。隋末天下大乱,无事可做,又不能饿死,便从了军,在高阳服役。俗话说治世尚文,乱世重武。从军时间不长,他便在一系列的剿捕匪盗的战斗中崭露头角。《旧唐书》云:“以武勇称,累受朝散大夫。”就在这时,不知何因,归了刘武周。

这刘武周亦是一方豪杰,战功赫赫,太守王仁恭以为人才难得,将其调入身边,“令总虞侯,直阁下。”不料却引狼入室,不久便与自己的小妾私通,事情败露后,刘索兴一不做二不休,将王仁恭杀死。“得兵万余,自称太守,遣使附突厥。”

尉迟敬德的到来,使刘武周如虎添翼,在攻打夏县的战斗中,他与吕崇茂联手,巧妙调度,将唐高祖李渊叔父的儿子、时为永安王的李孝基,工部尚书孤怀恩,内史侍郎唐俭等一举擒获,旋即处死了李孝基。这让李渊大为恼怒,亲为发哀,“废朝三日,赐其家帛千匹。”发下狠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武德三年(公元620年),李世民率大军剿讨刘武周,双方在柏壁摆开了阵势,尉迟敬德与宋金刚陈兵介休,这次唐军做了充分的准备。交战不久,宋金刚便败下阵来,一见大势不好,带领亲信将官奔突厥而去。剩下的人心躁动,将欲降,兵要逃,有崩盘之虞。尉迟敬德并未慌张,他有自己的打算,于是重新整合人马,退进介休,坚城不战。

这不战不降不逃的三不战术,让李世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此时,有人给他出主意,说尉迟敬德乃干国奇才,沙场重器,所以不逃,是在等待机会,另寻新主。如果能派人前去,说明大王总揽天下英雄之鸿猷大愿,许以锦绣前程,则不但介休城唾手可得,又可平添一位风云虎将,岂非社稷之幸,大王之幸?

其实李世民对尉迟敬德早有耳闻,此次交战,更有了切身的感受。特别是宋金刚逃投突厥后,可谓大势已去,但尉迟将军却能临危不乱,气静自守。如此府局,岂是一般赳赳武夫可及?于是修书一封,尽道缱绻至诚之意,让素善辞令的任城王李道宗及宇文士一道前往。他知道,这是天意,万无不成之理。

尉迟敬德本是怀着一腔赤城投刘武周的,但时间一长,却分明感到此人非寄托终身之主,阅人不淑的苦闷一直折磨着他,对于大名鼎鼎的李世民,他并不陌生。此次出师不利,孤守介休,就是在等待一个机会。果然天意不爽,李世民真的派人来了,手书读罢,感动不已,当即检点人马,举城而降。《旧唐书》说:“太宗大悦,赐以曲宴,引为右一府统军,从击王世充于东都。”

然而投诚过来没多久,不知发生了什么,一夜之间,手下士兵突然来了个集体暴乱叛逃,有人要求将已被关押在囚室中的尉迟处死,以彰天威。李世民何等韬略,早以洞若观火,知道此事与之绝无瓜葛,不然何以坐以待毙而不一道逃走?遂命将人放出,并特备一案金银珠宝,一番长谈,推心置腹,最后说:此次将军蒙咎,寡人疾首,谗言奸回,岂足害我忠良?将军披肝沥胆,苍天昭昭,谁人不知!还望大处着眼,风物纵观,若必欲离去,逞蛟龙云水之志,寡人绝不强留,案上所备些许身外之物,还望收下,聊充行资,略表你我一段情缘。

如此这般,尉迟敬德还有何话可说?他老泪纵横:“尉迟不才,从今而后,肝脑涂地,寸步不离,死而后已。”当天下午,他陪李世民去榆窠打猎。正兴起之时,突然远处战马嘶鸣,尘烟蔽日,军校飞马来报,王世充率万余大军前来偷袭,未及调度,单雄信已拍马杀到,一杆枪明晃晃刺了过来,眼看李世民性命难保,就在这时,“敬德跃马大呼,横刺雄信坠马,贼徒稍却,敬德翼太宗以出贼围,更率骑兵与世充战数回合,其众大溃,擒伪将陈智略,获排矟兵六千人。”(《旧唐书·尉迟敬德传》)

李世民大难不死,激动异常,他一把抓住尉迟敬德,带着笑声说道:“昨日大家还一直对我说你一定会反,但寡人力排众议,断言将军乃千古忠义之士,验之今日,何其明鉴!此乃天意不可违也。福有善征,自古而然,未料果报之功,如此速也。”

能征善战助李世民玄武门之变

古代有一种兵器名叫“矟”。《释名·释兵》上说:“矛长丈八尺曰矟,马上所使。”尉迟将军使得一手好矟,那叫一个出神入化,但真正的绝活是空手夺矟,千军万马之中忽进忽出,如入无人之地,对方见他赤手空拳,往往以为唾手可得,岂不知一矟刺来,但见侧身一闪,顺手夺将下来,然后回马一击,必斩于马下。消息传到齐王李元吉耳中,十分不快,这位李渊的四公子,亦以善矟闻名,对于尉迟将军颇不以为然。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他一路找来,要与之比试一番,以决出谁是当今的第一高手。二人登场,并不说,矟来拳往,战在了一起。观者呼声雷霆。“元吉执矟跃马,志在刺之,敬德俄顷三夺其矟。元吉素骁勇,虽相叹异,甚以为耻。”(《旧唐书·尉迟敬德传》)

尉迟将军在沙场上简直就是无所不能,一次在与窦建德的对阵中,王世充的侄子王琬胯下一匹隋炀帝所赐宝马,金色铠甲,前窜后跳,好不张扬。李世民看似无意地对身边诸将说:“彼孽竖所乘真宝马也!”尉迟敬德虽打铁出身,文化不高,却极聪明,马上就明白了。他勒马上前,拱手道:“陛下稍待,且待某将宝马取来。”

两军阵前,面对杀红了眼的千军万马,一人单刀赴会,要将敌将胯下之马取回,与虎口拔牙、龙嘴夺珠并无二致,而尉迟敬德说这话时,气静神闲,仿佛去自家后院马厩一般,压根没当回事儿。言罢,拍马杀入敌阵,这边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那厢一切已经结束。史载“擒琬,引起马以归,贼不敢动。”

尉迟将军的赫赫战功,引起了东宫太子李建成的注意,他暗中派人送上金银一车,并附亲笔信,尽道钦仰高慕之情,希望能收归麾下,共襄盛举。尉迟敬德岂是糊涂之人,虽拙于动笔,还是破例亲自回了一封信:

敬德起自幽贱,逢遇隋亡,天下土崩,窜身无所,久沦逆地,罪不容诛。实荷秦王惠以生命,今又隶名藩邸(在亲王府任职),唯当以身报恩。于殿下无功,不敢谬当重赐。若私许殿下,便是二心,徇利忘忠,殿下亦何所用?

这就是尉迟敬德。

玄武门事变中,尉迟将军亲手砍下李元吉的人头,又持元吉、建成二人首级示于东宫官兵,使之放下武器,确保了最终胜利。贞观年间,李世民没有忘记这位功臣,欲将自己的女儿下嫁于他,却被以“贫贱之交勿相忘,糟糠之妻不下堂”为由而婉拒,时人莫不高评。

关于尉迟敬德如何由一位活生生的名将而一跃成门神,其中还有一段故事:据说太宗李世民一次重病,每到夜间,便觉无数妖魔鬼怪前来索命,搞得这位一代英主心瘁神疲,欲死不忍,欲活不能。这日,秦琼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对太宗说:“臣愿与尉迟将军夜里持戟门外,保证叫那牛鬼蛇神有来无回。”太宗当然高兴,说来也怪,这一夜,太宗睡得特别实,一觉到天明,从此夜夜如此,病竟渐渐好了。消息传出,人们以为神。那以后,神荼、郁垒被换下,尉迟秦琼二公取而代之成了门神。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