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徐茂公和历史上的李勣是同一个人吗

在后世的演义传奇、评书故事乃至当今的影视作品中,瓦岗英雄中有一位能掐会算、料事如神的军师,他名叫徐茂公,身份是“牛鼻子老道”,作为一个半仙级人物是这个团伙的智囊。他智计出众,是一干好汉的灵魂人物,甚至可以说是主犯中的主犯,首脑中的首脑。在真...

在后世的演义传奇、评书故事乃至当今的影视作品中,瓦岗英雄中有一位能掐会算、料事如神的军师,他名叫徐茂公,身份是“牛鼻子老道”,作为一个半仙级人物是这个团伙的智囊。他智计出众,是一干好汉的灵魂人物,甚至可以说是主犯中的主犯,首脑中的首脑。

徐茂公和历史上的李勣是同一个人吗

在真实的历史中,这个人物的原型就是大唐开国名将李勣(李世勣,勣音绩,原来姓名为徐懋功),和秦叔宝(秦琼)、尉迟敬德(尉迟恭)和程咬金(程知节)等人物相似,这个人物形象在后世的演义评书中与历史人物有着很大的差异,而特殊的地方在于,徐茂公这个人物和历史人物的差别特别地巨大——某种程度上,除了名字一样,可以说他们完全是两个人。

徐茂公,其实应写作徐懋功,原名徐世勣,唐高祖李渊赐其姓李,后避唐太宗李世民讳改名为李勣。他一生战功卓著,出将入相,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

徐懋功出身大户人家,《旧唐书》说他家多僮仆,积粟数千钟,与其父盖皆好惠施,拯济贫乏,不问亲疏。

年仅17岁就投奔到著名的瓦岗军翟让麾下,并成为军中的核心显要人物。但是他并非是担任军师,而是独当一面的大将。有人认为徐世勣是看到隋末英雄逐鹿的大格局而毅然加入义军,其实,或许是作为大户人家的子弟,与其被抢不如索性加入抢人的队伍,其出发点实在没有那么高大上。

李密火拼翟让时,“徐世勣走出,门者斫之伤颈”,幸赖“王伯当遥呵止之”。“徐世勣尝因宴会刺讥气短,密不怿,使世勣出镇黎阳,虽名委任,实亦疏之。”他实际上被迫离开了瓦岗军的核心圈。

但是徐世勣这次离开瓦岗军核心圈,竟然因祸得福。不久以后李密与王世充决战于洛阳,李密惨败。由于李密对徐世勣不信任,故不敢投奔黎阳,最终投奔当时于关中称帝的唐高祖李渊。

徐世勣于是派使臣赴长安上表。唐高祖李渊听说徐懋功有使臣来急忙召见,一见只有给李密的信,很感奇怪。使臣详细道明徐世勣不敢自专,以投降邀功,愿意以此作为李密意愿的诚意,李渊大喜,认为徐懋功“感德推功,实纯臣也”,当时就下诏授他黎阳总管、上柱国,莱国公。很快又加授右武卫大将军,改封曹国公,赐姓李氏,并要徐茂公“总统河南、山东之兵以拒王世充”。徐世勣从此名为李世勣。

不想降唐后的李密复又叛唐,最后惨遭诛杀。再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李世勣高调上表,请求李渊开恩,准予他收葬李密。李渊再次感动,破例特许。《旧唐书》高度评价李世勣此举:“朝野义之。”

先后李世勣随同秦王李世民平定了王世充、窦建德、刘黑闼等多路英雄,得到了李世民的高度认可,他又与李世民的族兄李孝恭征讨南方反王辅公袥,大败其部将陈正通、冯惠亮,追斩辅公袥,平定了江南。唐太宗李世民即位后,李世勣参与了平定突厥、薛延陀等多起战争,再度立下赫赫战功。唐高宗乾封元年(666年),73岁高龄的李勣(高宗朝,因为世犯了唐太宗的偏讳,所以只称呼李勣)以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的身份,率军征高句丽,开始了他一生中的最后一次征战。次年,唐军攻破平壤,这个令隋炀帝、唐太宗两代雄主无法征服的国家,终于被李勣灭亡了。

纵观李勣的一生,他主要是独当一面的大将之才,新旧唐书他都和李靖合传,说明在史家眼中,他和李靖一样是帅才而非秦琼、尉迟恭、程知节这样的将才,史家称其用兵多筹算,料敌应变,皆契事机。——《新唐书》

可以说是相当贴切的。后世的演义中的徐茂公之所以变成军师和他的这一特点或许有关,但演义到面目全非,或许有另外的原因。

演义以及后世的评话等形成了一个自成体系的历史脉络,在其中的历朝历代故事中,正反方力量大多都有一个所谓的军师,刘邦的军师是张良,刘备的军师是诸葛亮,朱元璋的军师是刘伯温,这多少还有依据,而云台二十八将之首的邓禹成了刘秀的首席军师,对应着王莽一方也有一个军师叫徐世英,则已经是空穴来风;到了《说唐》《隋唐演义》中,前期的瓦岗英雄和后期的唐军,实在没有军师,便安排李勣以旧名徐茂公担当了这一角色。

两人水平确实差一档。但两人治下的唐军代表了华夏冷兵器时代的巅峰。

李靖超一流,李绩一流。李绩是世之名将,李靖是不世出的名将。

并称,不是因为两人水平相当。因为准师徒关系的两人,继太宗文皇帝之后,先后掌控了唐军第一个完整的军力巅峰,长达半个世纪。

自贞观九年攻灭吐谷浑之战后,卫国公隐退,英国公上位为首席将领。二人还都出将入相,位极人臣,同列凌烟阁,共享位武庙十哲。

如果说高祖时期第一名将是秦王李世民,那么贞观时期第一名将是卫国公李靖,而高宗时期第一名将就是英国公李绩。

卫国公自不必说,内战外战皆精,骑兵步兵皆善,理论素养和实战水平都没得说。军功之大,南平荆楚江淮悉定南国,破东突厥灭吐谷浑克定朔漠,纵观帝国三百年,唯“定天下之功”的太宗文皇帝,堪与并论。

英国公,平突厥之副帅,英国公徒,邢国公苏定方师弟。守并州十六年,威震北疆,太宗誉为长城。平薛延陀主帅,征辽东主帅,平高句丽主帅。

他们是初唐外战攻无不克的象征,是华夏铮铮进取之心的象征,是中国之脊梁

——而这,和汉之卫霍同理。

唐朝和两汉一样,是一个武功强盛、令人无限景仰的伟大时代。延续了近三百年的大唐王朝,涌现出无数名将,这些伟大的军人在以自己的勇敢和智慧为帝国开疆拓土、牧马牵强的同时,也以辉煌的战功为自己换取功名富贵和无上荣耀。李靖和李勣就是闪耀在初唐天空的两颗最耀眼的将星。

分享至:

相关解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