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历史上曹植闯司马门事件: 曹植闯司马门是真的吗?

曹植醉酒夜闯司马门邺城,曹丕府上。甄宓找到司马懿,向他说明了卞夫人召回曹植的意思,请求司马懿劝说曹丕开口,请求魏王曹操将曹植接回邺城。曹丕得知此事后,极其不情愿并且对着司马懿大发雷霆,司马懿负气离去。邺城郊外小河边,司马懿陪着儿子司马师和司...

曹植醉酒夜闯司马门

邺城,曹丕府上。甄宓找到司马懿,向他说明了卞夫人召回曹植的意思,请求司马懿劝说曹丕开口,请求魏王曹操将曹植接回邺城。曹丕得知此事后,极其不情愿并且对着司马懿大发雷霆,司马懿负气离去。邺城郊外小河边,司马懿陪着儿子司马师和司马昭钓鱼玩乐,司马懿故意指鱼为马逗儿子司马昭,聪颖伶俐的司马昭毫不上当。天光大好,景色秀美,父子三人其乐融融。翌日,魏王宫。上朝在即,司马懿却迟迟没有出现,曹丕问及左右缘由才得知司马懿告假,遂直感慨其脾气真是越来越大。

历史上曹植闯司马门事件:曹植闯司马门是真的吗

稍刻之后,曹丕驾临,众臣随侍移驾新修的林园观赏。曹操在赤红朱漆的门楣上手书一个“活”字,并询问众臣此为何意。一时间,群臣愕然,面面相觑。就在这时,才思敏捷的杨修站出朗言此门当拆,曹操顿时欣赏不已。杨修趁机站出,进言曹操召回曹植,没想到在他之后,曹丕竟也站出来恳求父王曹操召回四弟曹植。曹操闻此欣慰万分,直言自己果然有得一双好儿。荀府,自此曹操封王后,荀彧一直抱病在家。其侄劝他上书向曹操解释,以免引起曹操的猜忌。荀彧失望地表示,自己当初是因为看到乱世下的希望之光才追随曹操,可是现今,天下却依旧纷争大乱,自己也与自己的初衷渐行渐远,日趋背离。对于今日朝堂发生的事,荀彧也直感慨杨修果然才思过人非常人所能及。司马府,从父亲司马防的口中司马懿得知了曹丕的作为,大为高兴,直言自己没有看错人。司马防语重心长地表示,这场夺嫡之战,只有曹丕赢了才有可能保全司马家。司马懿来到曹丕府,喜形于色毫不掩饰,与曹丕主仆二人冰释前嫌相视言欢。深夜,曹丕与曹真设宴,为抵达邺城的曹植接风洗尘。曹植为曹丕的求情动容不已,鞠首垂谢。正当众人要饮酒助兴时,杨修站出来阻止曹植,劝他应该先去拜见曹操夫妇。

可是,宽仁的曹植在看到母亲与嫂子甄宓亲自为自己缝制的绣袍后,再也挪不动步,执意要留下来饮酒。杨修别无他法,只得吩咐丁仪陪着曹植留宴,小心照看着他。曹丕府上,甄宓与郭照裘衣立于雪中。对于曹丕曹植兄弟二人明争暗斗,甄宓担忧不已。宴会上,酒过三巡,曹植被灌得大醉。醉醺醺的曹植随即深夜驱车前往魏王府,在半路错行至司马门前时,曹植车驾被城门守将崔申拦下,崔申直言没有天子诏令,任何人不得私闯只有天子才能过路的司马门。掾属司马朗睁开醉眼,吓得酒醒八分,赶忙准备掉头。可是,正值酒兴的曹植却是勃然大怒,执意驱车纵马硬闯。从司马门驰道入宫的曹植,借着酒兴在魏王宫里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惊得曹操也夜半乍醒。翌日,清晨。狂怒万分的曹操下令,将曹植捉拿,关押在宗正府等待依法论处。六神无主的卞皇后苦苦哭求曹操,请求丈夫饶了儿子曹植。曹操被夫人哭得心软,转言道也不能让曹植就这样白白让人给坑害了。杨修方面,丁仪焦虑不安。杨修决定将计就计,将曹植的黑锅转移给掾属司马朗背着。

曹丕府上,幕僚们举杯相庆,祝贺曹丕棋胜一着。在司马懿得知了昨夜发生的事后,顿时方寸大乱,火急火燎赶回司马府找到司马朗。司马懿分析道,为今之计,能救下司马朗的只有司马门守将崔申的证词。然而,不待司马家众人商量毕,魏王府的官兵就赶来捉拿司马朗。崔尚书处,丁仪带着崔尚书咒骂曹操的书信,以此为把柄要挟崔申做伪证,把硬闯司马门的过失全数嫁祸给司马朗。

曹魏司马门事件:曹植因嘲笑曹彰而失去曹操信任

在曹植一生中,最让曹操不满,并最终决定废弃曹植,立曹丕为后的,就是司马门事件。在史书中记载,曹植在打开司马门,纵马驰骋时,一直在大笑,笑话曹彰。

那曹植究竟在笑曹彰什么呢?

在《三国志·任城王传》记载:

“建安二十二年封鄢陵侯,二十三年代郡乌丸反以彰为北中郎将……所向皆破乃请服北方悉平……彰自代过邺太子谓彰曰:‘卿新有功,令西见上,宜勿自代,应对常若不足者。’彰到如太子言,归功诸将。太祖喜持彰须曰:‘黄须儿竟大奇也’。”

原来,就在不久之前,曹彰奉命出征,大败北方作乱的少数民族势力。当曹彰从代郡回到魏国都城邺城的时候,曹丕亲自接见了远征归来的弟弟曹彰,并且和一直不大和睦的弟弟倾心交谈。曹丕告诉曹彰,你这次建立大功,父亲命令你去拜见天子,希望你把功劳都让给手下的将领,表现得谦虚一点。曹彰后来果然按照曹丕说的去做了,曹操非常高兴,摸着儿子曹彰的胡须说:“黄须儿,你太了不起了!”

或许,当时,因为曹彰远征归来,由天子出面,举行了大型的庆功宴。曹植和杨修也陪坐其间。可是,当曹操当中夸奖曹彰,当曹植知道曹彰已经和自己的对手曹丕联手,曹植再一次感受到,机会一点一点的远离自己,甚至从此之后已经没有机会了吧!

不服,失落,怨恨,萦绕在心间。曹植和自己最好的朋友杨修喝得大醉,大醉之后却再也无法在筵席上看那些人夸赞曹彰,于是,带着对父亲曹操的怨恨,带着对曹彰的鄙夷,带着对曹丕的仇视,带着对前途的迷茫,曹植和杨修打开了司马门,纵马奔驰在空无一人的驰道上。

边走曹植边笑,笑的内容就可想而知,父亲曹操刚刚在宴会上称曹彰为黄须儿,黄须儿……父亲和自己的所有兄弟都是黑胡须,唯独曹彰是黄胡须,哈哈,太奇怪了,太让人浮想联翩了。

于是,空旷的驰道上,充斥着曹植和杨修放肆的笑……或许大醉的曹植没有想到后果,或许清醒的曹植也早就不在乎什么后果……

分享至: